中国产业新闻网
全方位报道中国产业经济新闻资讯
分享微信微博APP
首页 > 国际 > 正文

怀念我的小村庄

来源:四平日报 编辑:aomi 2021-04-29 15:26:34

  我常常倒坐在窗台上,两只脚胡乱踢蹬着黄泥垒砌的外墙,一边啃着手里冰凉冷硬的玉米饼子,一边伸长脖子向远处张望。

  富尔江畔有大片肥沃的良田。良田上不起屋,那是庄稼的天下。村庄零零散散地错落在老龙岗起起伏伏的山脚下,让人沉醉。

  每一户人家都有大片的菜园,前后左右,把房子围裹在当央。房屋靠山的那一侧是坡地,是干旱、土薄,是角瓜、芸豆、小葱、地瓜等不喜肥的植物们理想的栖居地;房前有园,早春种上水萝卜、生菜、菠菜、茼蒿、嫩嫩的小油菜……夏初薅掉那些残枝败叶,栽辣椒、茄子、西红柿。早春还要栽一畦土豆,秋初起了土豆种上萝卜白菜胡萝卜……靠近篱笆的地方种几架黄瓜、几架豇豆、矮矮地搭几架小孩子喜欢的豌豆……

  房后亦有园。一畦韭菜、一畦芹菜、一畦花生……中间穿插种上洋姑娘,栽几棵沙果树,树下种草莓、细辛、当归、马兜铃……除了这些家常菜蔬果木中药,父亲还曾试种过油豆、甜叶菊、黑豆果、秋葵……这是些远方的“客人”,它们往往因为水土不服住不了多久,长得细瘦,且菜丁不旺,勉强住了一季就走了。

  高低错落的植物挨挨挤挤的,由幼小的种芽,直至开花结果,热热闹闹地走过一季又一季生命的旅程。我常常像父亲那样蹲在春天的田野里,看细弱的植物在料峭的春寒里打开娇嫩的幼芽。赭色的大地,点点绿意一如繁星眨着眼睛。我确信我听到了瑟缩的小草们在风里打哆嗦的声音,那些微微颤悸的绿色像极了轻绡的蝶翅,也许不经意间,它们就会挣脱冰冷的土层,跳上我的掌心,跳上我的肩头、发梢,振翅飞去,逃离我张望的眼睛。

  那时候,踩踏土地是不可饶恕的罪过。我恪守父亲的准则,不敢有一丝僭越。如果万不得已走在田垄间,即使走得摇摇摆摆几欲摔倒,也绝不去踩高高隆起的垄台——垄台是属于庄稼,属于蔬菜们的地盘,它们高大、疏松、藏着地气,吸纳风云。我尽力迈开大步,在我如此热爱的田里,在新生的植物之间。高抬腿、轻落足,不敢惊动一株幼苗酣甜的成长之梦。

  春天的田永远都是好的土地,可以种上等待耕耘、播种的热望,种上激情、种上梦想。生命弱弱地扎根、铺展,日子慢慢行进。田里逐渐泼洒出一片浓淡相宜的水彩画。

  一到夏天,菜园就变得五彩缤纷起来,每一种植物都青春焕发。艳丽的花,娇嫩的叶,肥美的果……或生挼,或水汆、或煎煮……这是一座取之不尽的宝库,源源不断地供养我们的胃,染绿我们的生命。

  我常常跑出家门,玉米地、高粱地、稻埂上、葵花园里……夏天是植物最为繁茂的时刻,每一抹绿色都青春靓丽,每一抹绿色都光彩照人。以庄稼为背景,穿梭在蔬菜果木之间,逐渐长大的我拥有了广阔无边的绿色依托。

  房屋栖息处,忽见五花山。秋天,庄稼和菜蔬成熟了,一片苍茫的黄,树叶飒飒飘零,风起处,天高云淡。多少年,我都穿行在那些落叶之间,伤秋的情结宛如潮水,一波一波地涌来,心揪紧,沁凉,眼里蓄满对流逝时光的哀伤。总是长长吸一口秋风,送出一声叹息,一直以为这便是秋天该有的意绪。不惑之年,渐渐爱上了秋的秾艳、丰美,看懂了那一种拱手相让的博大情怀,那种留给别人不争不抢的良善……才发觉曾经的惆怅多么浅薄!

  生如夏花,死如秋叶,每一种生命状态都可歌可泣,连死亡也是生命的另外一种诠释,另外一种延续。我要做的是把自己融入这斑斓的秋的色彩里,让阳光把自己调成一棵未尝枯朽的植物,留一桢欢快的合影照。

  我和我的父亲一样,痴迷于每一株植物,每一片庄稼,爱着它们简单朴素的土得掉渣的乳名,爱着我童年的小村庄。

  这半生,我没有天南地北地走过,没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。似乎,我一直都坐在那个土木结构的窗台,目光在远方,心在远方,却如同植物一直栖居在富尔江畔。老龙岗是一围恪尽职守的栅栏,圈定了窄窄的天空,我知道我的渺小、脆弱和胆怯,有这一方天空,就足够我安静地活上一生。

  这是留在童年里的村庄,只有在这里,我还是一抔土,春种秋收,也许能养大一棵庄稼。哪一天,倘若我回不到我的村庄,就只能变成一抹尘埃四处漂游,不知所终。

责任编辑:aomi
相关新闻


本网站所转载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中国产业新闻网 © 版权所有2018-2022